思考 | 數據治理,高校數據資產價值化的必經之路

發布時間:2018-05-07

隨著教育信息化建設的不斷推進,越來越多的新興信息技術在高校數字校園和智慧校園建設中得以應用,例如: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大數據、智能感知、商業智能、知識管理、社交網絡等,構建全面感知的校園物理環境,為師生建立智能開放的教育教學環境和便利舒適的生活環境,改變師生與學校資源、環境的交互方式,實現以人為本的個性化創新服務。而在這些新興技術的支持下,越來越多的信息通過物聯設備和多終端的應用服務被數字化和數據化地記錄下來,校園中各種信息捕獲和積累的速度呈幾何級地提高。

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各種信息量暴漲,數據信息的價值也開始被人們重視起來。

高校信息化環境也是數據生產大戶。中國的萬人大學非常多,在高校里學生的學籍、選課、成績、借書、上網、論壇、微博和吃飯刷卡等等都會產生大量數據,教師的基本信息、上課課件和視頻、等等也會產生大量數據,還有設備、機房和圖書等信息,乃至一些高校開始應用人臉識別和行為探測技術等。所以較為完善的高校信息環境都是很龐大的,多年運營下來,已經積累很多數據,這就是高校信息環境下產生的大數據原生池。

高校中的大數據有很高的教學與科研價值,通過數據的分析與挖掘能夠改變教育領域的授課和學習模式。在這個信息非常寶貴的時代,如果將學校的數據資源進行充分應用,高校的師生們都將從大數據技術中獲取收益。

然而,普遍來說,現在高校的數據資源管理狀況卻并不樂觀。

許多高校的應用系統建設時間先后不一,建設廠商的技術水平參差不齊,系統之間的技術斷層和數據壁壘現象嚴重,只能小范圍地打通系統間的部分共享數據互通,嚴重影響學校后續的信息化建設。

并且學校的業務部門和信息中心都對系統的數據資源沒有足夠的掌控權,各業務系統的數據字典和數據接口仍被各個業務系統廠商掌控。最常見的場景就是,每當學校需要建設綜合性的數據分析平臺或者有業務需要獲取多部門的業務數據信息時,要么學校需要和各個不同的應用系統廠家做對接,要么只能讓各業務部門的工作人員從系統中導出數據再線下提交、整理、匯總……

這樣的數據資源管理,一來影響學校的業務工作;

二來阻礙學校長遠的信息化智慧建設;

三來,缺乏信息資源的掌控,放任各業務系統之間的數據資源調用"蜘蛛網"式地發展為數據安全和數據質量保障埋下隱患;

最后,這是學校的數據資產產權沒有得到保障的危險信號。

換而言之,當學校并不能根據自己的需要充分應用校內數據資源的時候,數據資源真的還是"屬于"學校的么?

《光明日報》曾發表文章《數據確權是大數據應用的核心》,文章從國家基礎性戰略資源層面講述了數據確權的重要性和數據應用的巨大價值。

"數據確權是大數據應用和數據產業發展必須解決的核心問題之一,它針對不同來源的數據,以法律形式明確其產權歸屬,推動數據整合,加速數據共享和流通,降低交易成本,從而激活龐大的數據資產價值和創新應用,使數據產業得以迅速發展。"

其實類比高校的數據資源建設,數據資源的確權化管理,行使學校的數據資產主權也是重要內容。

現在已經有部分高校開始意識到數據資產的重要性,并針對學校的數據資源建設開始了數據治理建設,諸如華中農業大學、華南農業大學、武漢大學等……

筆者從以下四個方面淺談聯奕的數據治理建設內涵:

第一,對學校數據資產進行全面摸底,明晰數據資產從生產、存儲、流動到使用的全過程進行調研,識別出全校業務內部、業務之間的業務流程和數據應用關系,展現出學校的業務現狀和未來發展需求的公共基礎數據模型及業務數據模型。

第二,基于全域的信息標準,構建學校的全局數據中心,對學校的數據資源進行全域數據的逐步梳理。全局數據庫覆蓋大部分的業務系統的共享數據以及核心業務數據,通過結構映射等技術實現對所有的全局業務表進行查看。基于全局業務庫,實現系統之間的數據共享,同時也可以基于全局業務庫開展其他業務,如進行微服務的應用開發。

第三,通過Restful接口基于數據中心的全局數據庫,可以簡單明了地實現數據輸入輸出接口的配置,為數據的更便捷使用提供基礎,可以讓數據中心的數據以更多樣的方式得到利用,也解決傳統"蜘蛛網"式的數據調用配置。

第四,質量分析基于信息標準與全局數據庫,通過質量平臺定義相應的數據質量指標,并且會遵循高校自定義指標,形成數據質量監控網,并對流程信息進行監控分析,甚至根據監控結果自動生成高校的數據質量報告。

結語

高校信息化環境下最有價值、最有待發掘的寶藏是積累的數據。數據治理后的高校數據資源可以呈現出更高級的可用形態,從沉淀的數據中發現有價值的信息,這才是信息化建設真正意義的體現,而高校在這方面可拓展的空間幾乎是不可限量的。

教育信息化下的數據治理和數據應用領域,未來可期。

辽宁十一先五开奖结果